一辆喻黄自行车,微博上很火的那个体位。

预览

黄少天呛了一声,仰着脑袋,下巴总是时不时磕到白墙上。膝盖根本跪不住,喻文州的腿还挤在他两腿之间,想收都收不起来。耳旁全是带着发酵果香的鼻息,热辣地冲刷着皮肤。黄少天觉得脑袋昏昏沉沉,无名火在胸腔里越烧越旺。


点我

04
黄少天撑着脸看向窗外,机场大巴的窗户上贴了层墨色的防爆膜,导致外头的景物只剩下一圈模糊的轮廓,上头点着许多圆形的灯光。
过了一会儿,他转回来,继续挨在喻文州边上,毛茸茸的脑袋蹭着喻文州的脖子。
“外面黑不溜秋的,什么都看不见!”黄少天嘟囔了句,摸出手机准备打游戏。
喻文州侧了侧身子,伸手捂住发亮的手机屏幕:“别看手机,对眼睛不好。”
话音未落,黄少天突然抬头在他嘴角亲了一下。

03
不知怎么的,又醒了。黄少天迷迷糊糊地去够床头的手机,定睛一看,凌晨三点多。
微信群仍然在闪烁,大半夜的还有许多人在插科打诨。
哎,美妙的夜生活……
鬼使神差地,黄少天点开他和喻文州的对话框,随便翻了翻,这几天欲盖弥彰的对话自己看了都好笑。看了一会儿,他敲了敲屏幕,长按下录音键,躲在被子里极小声地说:“文州,你想好没有。”
松开,发送。
他盯着屏幕看着那个标识,笑出了声。哪有人会在半夜给对床的舍友发语音的?太幼稚了,黄少天自己吐槽起来,没多久又睡着了。
等黄少天再次睁开眼睛,第一眼看到的居然是喻文州近在咫尺的睡脸。
面前的景象冲击力太大,黄少天不自在地向后挪了挪。虽然说摊牌之前也有一起睡过,但现在又不一样...

02
一口气说完就舒服多了,黄少天放下筷子,后靠上椅背无限放空。
坐在对面的喻文州难得有些慌乱,似乎不明白剧情怎么就快进到这个地步。
毕竟挚友突然在中午的食堂里表白这种剧情,一般人想不到吧,黄少天自嘲地想。
“……少天。”喻文州开口了。
“嗯?你说我听着呢。”
喻文州抬起头,他的眼神很认真很专注,黄少天不免有些期待。
“你给我几天时间。”
“……行吧。”黄少天眨了眨眼睛,换上了一种无赖的口气,“不过我先跟你说,我认为‘给几天时间’这种回答就是‘过几天再答应你’的意思。电视剧里面不都是这么演的,文州你不会让我失望吧?”
这话让他们之间的空气重新流动起来。喻文州笑了,低头慢条斯理地收拾碗筷,“嗯,不会让你失望的。”

01
黄少天倏地睁开眼睛,眼前的黑暗像无止境的梦一样将他笼住。他眨眨眼睛,翻了个身。眼睛渐渐适应黑暗,喻文州的轮廓逐渐清晰起来,是普通的,男生的背影。 梦里那种沮丧又难过的感觉仍然残留着,喉咙有点苦涩。黄少天突然有个冲动,干脆就现在把自己的秘密跟他摊了,不管喻文州听没听见,反正他说过了。
“文州、”
没有反应,只有均匀的呼吸声。
……
黄少天终归不是个软弱的人,所以沉默几秒后,他只是轻轻地挪到喻文州的背后,将额头抵在有些冰凉的脖子上。
“晚安。”

 @燕麦泥 给燕老板的repo!

十楼是消化和内分泌,喻文州第一次来,照理说布局都是一样的,但其它楼层好像并没有什么小阳台,喻文州顺着过道绕了绕,发现办公室和值班室的走廊尽头有些光亮,他走过去,推开虚掩的铁门,外面竟然真是一个二十几平的阳台。


有个人靠着围栏,已经晚上七点了,天色近乎暗蓝,在这灰败的色调里,喻文州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。


黄少天听见声音,也转过头来,那个瞬间简直像电影画面。

画的是这个场景!黄少一回头就把我电到了……呜呜呜

想要画出那种衣襟飘飘的感觉奈何水平达不到,哭泣……

喜欢燕老板很久啦!表白!!

抱抱~

分享一个重言……上课摸的没有参考模型()

定制的黄喻手机壳到了!!毛毛姐也是个会玩的 我收件人写黄少天,她寄件人就写喻文州哈哈哈哈哈哈哈
而且包装不要太走心!!还有剑与诅咒的标志贴纸,真是太可爱了……盒子那么大一个,到手的时候我还以为我拿到的不是手机壳,而是本子(。)
打开发现还送溪山城的板头明信片!!惊喜!!而且手机壳真的好可爱啊……喜欢!
手机要怎么艾特人啊?

© 西落辰起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