※青黄的借物小人paro

※向宫崎骏的《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》致敬。有引用情节和对话。

※其实跟电影和原著没有什么关系

※是个BE

※请配合电影原声集作为BGM食用

可以的看官请↓



-


铁皮巴士穿过山洞,轰隆隆地激起一片鸟鸣。路边拥有着小庭院的房子里适时响起了小提琴的声音,和它隔着几块大石头远的房子传出钢琴声,柔和着风声鸟鸣声草叶摇曳的声音,这动听的犹如大自然般的音乐,似乎是他们很熟悉的曲子。这对默契的邻居用他们熟悉的方式来欢迎这里的新住客。

黄濑在座位上晃着双腿,头随着节奏左右摇摆。

美丽的休假将要开始。


“哇…好漂亮。”黄濑跳下公车台阶,冲自己的住处连跑了几步。映入眼帘的花花绿绿的草丛令他无从下脚,生怕踩坏了哪一朵可爱的花儿。

伯母拉住了他,“凉太君,不能这样。”正准备跑向鹅卵石路的黄濑收回了脚,“是。”


沙沙,沙沙。

草丛里似乎有什么在逃窜。

黄濑看向那些弯曲又弹起的草叶,那里头有个小东西正在翻山越岭。它后面还跟着一只圆溜溜的小猫,立着两只耳朵,一条后腿不听的登着身后的草丛弄得花瓣满地。眼珠子目不转睛地盯着不断升降的小东西。

是老鼠吗?黄濑有些好奇。

草叶交替间似乎有一抹青色,看起来像是头发,在太阳底下发光。黄濑揉了揉自己的眼睛。小猫匍匐前进,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,蓄势待发。“等等!”黄濑一急之下重重地踏脚下的路面,皮鞋与土地撞击发出不小的声音,惊得猫往后跳了几步竖起全身的毛,像只刺猬。草丛里的小东西趁机跑到十几厘米外。猫眯着眼睛冲黄濑呲牙示威,却被伯母抱了起来,她顺着猫毛问“怎么了,凉太君?”黄濑收回了小东西身上的视线,摆摆手道“没什么,看见了一只老鼠,我把它赶走啦。”

“是吗?凉太君好厉害。” 伯母笑起来,冲房子喊道“妮娜,过来开门。”

那栋白墙红屋顶洋房的木门开了,里头出来一个红色的女人。她拿着钥匙过来把低矮的木门打开,抬起头时扫了黄濑一眼,对伯母行了个礼:"米妮安夫人,您来了。"

伯母拍拍妮娜的肩膀,说“妮娜,这是黄濑凉太君,你的小主人。”她牵着妮娜的手放到黄濑面前,“凉太君,她就是这周要照顾你的人,有什么事都可以叫她。”黄濑握住女仆长有薄茧的手,笑得温和,“请多指教。”妮娜红着她长着雀斑的双颊点了点头“请、请多指教,少爷。”


-


青峰好不容易躲开了猫的追踪,单手抱着怀里的叶子握住常春藤的叶根,熟练地踩到没有覆盖青苔的白墙一步一步攀上去,最后一跨步站稳在通风口边缘。“呼……”他拍着胸口,“可恶的猫,绝对不会被你抓到的啊。”咬牙切齿地样子似乎要干坏事的人才是他。

“阿大!”五月扯着棉线把挂好的衣服送出去,齿轮咔嚓咔嚓响,她跳下来“你又到哪里去偷懒了?”

青峰摸摸鼻子,把怀里的一大片紫苏递出去“喏,生日礼物。”

桃井瞪大眼睛看了看紫苏又看了看青峰的脸,有些不可思议“阿大…我很谢谢你。可是,我生日已经是上个月的事情了哦。”

青峰立刻把叶子塞给桃井,“我知道!上个月没给你不是吗。今天就…补偿。”

桃井毫不在意青峰窘迫的样子,她把叶子举起来又抱在怀里闻,“好香的味道啊,要是有砂糖的话就能泡好喝的紫苏茶了。”注意到青峰投来的奇异的视线,反驳道“什么啊!人家还是会泡茶的!”

“是是。”青峰打着哈欠,双手背在脑后慢吞吞地往家走。桃井拎起空篮子跟上了他。

路上的蚂蚁们跟在两人身后,用触角轻碰叶子。“去去去,走开。”青峰捡起木棍打开它们,拉上桃井加快脚步。


攀爬两个台阶再挪开板砖就能看见他们的家,青峰桃井咚咚咚地敲着各自的家门。土豆炖肉的味道从门缝飘出来钻进青峰的鼻子,肚子在老妈把门打开时发出咕噜的声音。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噗哈。”

妈妈笑着把青峰领进屋。“大辉,先洗手再吃饭。”青峰只好收回伸向肉的脏手。


-


咚咚,玄关传来敲门声。

妈妈走上去开门,“亲爱的你回来了。”夫妻二人交换了一个吻,妈妈却觉得爸爸不大对劲,“怎么了亲爱的?”

“新来了个人类。”爸爸卸下身上的工具递给妈妈,面色凝重。

青峰三两下吞掉嘴里的面包,目送着老爸坐上饭桌。“是个小孩。”他接着说道。

“小孩吗?”妈妈切下一块面包推给爸爸,转头对青峰道“大辉,今晚的借物就不要去了吧?人类的小孩……”

“很危险,我知道。”青峰插嘴道,他将视线投向老爸“老爸,我和五月一直很期待今天啊。”

爸爸吞下一口土豆炖肉,注意到家里两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他身上,沉默了会儿,这沉默令青峰心焦。他说,“……人类的小孩很早就睡了。”

话音刚落青峰就欢呼起来,他把剩下的食物全塞进嘴里,灌下汤后跑向玄关“我去跟五月说!”砰的关门声。

“亲爱的,不能让他这样。”妈妈望着门口,担心全写在脸上。

“大辉已经14岁了,我们必须锻炼他。”爸爸把喝空的碗举到妈妈面前,“再来一碗。”

妈妈笑起来,“你们父子俩真让人没办法。”


-


“五月!快点!”青峰敲着她家的窗户。

“我知道啦!”女孩背着简单的布包走出来,“走吧阿大。”

青峰打开麻布双肩包检查带的东西,棉线和回针做成的绳钩、小刀片、胶带……“五月你看见我的纸条没有?这次要的东西都写在上面。”

“没看见啊,不过没多少东西吧。砂糖、纸巾,还有什么?”桃井把棉线在自己腰上环了两圈,打个活结。

“还有一根针。”青峰做出手持剑战斗的姿势,在空气中挥舞拳头“我要拿着它来打败蟑螂,很帅吧。”

“是呢。”桃井踩上青峰爸爸为他们准备好的绳梯,“阿大你知道怎么弄吧?”

“当然。”青峰蹲下在绕着铁丝的齿轮上摆弄,最后拉下拉杆。咻地一声,桃井窜到了半米高的地方。女孩拍着胸口走下了绳子,指着头顶的拉杆,冲底下登上绳梯的青峰喊“是这个吗?”

青峰点了点头,桃井跳上去压下拉杆,绳梯带着青峰快速上升,眼前的景物不断在视野里缩小,远去。

“接下来的路程就不能说话了。”女孩指着前面的门。

青峰配合地走到女孩前面,眼前钉子横着钉在木板边构成一座悬空的桥。他咽了口水,踩第一根钉子,两个钉子的间隙足有半人宽,他没有犹豫,又踩上下一个。两人小心地不发出声音,轻手轻脚地走过了钉子桥,合力推开门露出间隙,微蓝的月光从缝里钻出来,他们侧过身像螃蟹一样横着挤过去。

好几摞跟自己一样高的餐具出现在眼前,那些体积大得令人难以忽视的碗吸引着青峰的视线。走走停停终于出了橱柜。

站在离地面一米之高的地方他们还是第一次 。月光穿过玻璃,洒在他们脸上,照亮了夜晚的房间,也为他们照出了房间的体积。“好大……”他们睁大眼睛想把这个宽阔的房间里的事物尽收眼底。明明是平常见惯的东西,茶杯、糖罐、桌椅,都像是用放大灯把它们放大了十几二十倍后再摆回这个大屋子,一切都是那么新奇。


收回四处乱窜的视线,青峰指着几米远的置物台上的方糖罐,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。青峰把钩子钉在木柜边上,桃井踩了两脚向他比一个OK的手势。他把固定的活动棉线环在腰部,握住绳子踩到木柜边缘,保持着几乎与地面平行的姿势揪着绳子,慢慢地,慢慢地接触到了地面。青峰拍了两下胸口,安定里头躁动的心脏。桃井也慢吞吞地随之下来,收好绳索。他们转头跑向放有糖罐的置物台。

这个家大得离谱,光是个客厅就好像有外头的花园那么大,他们从房间这一头跑到另一头,气喘呼呼地靠着柜子努力往肺里充入新鲜空气。还没完全缓过气来,青峰就从包里掏出双面胶,用刀片割下四小段差不多等长的胶带分别贴在自己的手套和鞋上。他抬头确认一下糖罐的位置,撕掉另一边胶带后踩上木柜,双手也覆上去,用力提起,黏住,伴随着胶带粘贴撕裂的声音,青峰手脚并用地爬上了柜台。他脱掉粘有胶带的手套,冲底下的桃井挥舞着,就像是挥舞着胜利者的旗帜。

青峰爬上糖罐,站在边缘用力地搬开陶瓷盖,一股清甜的香味扑面而来。他从罐子里抱出两颗白色的方糖,它表面的颗粒在月光下闪闪发光。下方桃井已经打开包等待他了,青峰把怀里的糖扔下去,不等桃井收好,他又戴上手套原路返回。

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浪费。


-


走出前人留下的螺旋楼梯,他们推开了二楼房间的门。

房间的主人没有拉上窗帘,月光照到他的身上,他被分割成明暗两部分,金色的头发反射着月光,看起来有些冷。他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投下一片阴影,胸口随着呼吸小幅度地起伏。


嘘,他睡着了。

青峰对桃井比口型。

桃井瞪了他一眼,表示她知道,而后用食指指着那人床头的餐巾纸盒。青峰捏着下巴稍微想了想,像刚才一样放下绳索,两人一上一下,不熟练地从衣柜爬到地面,看到纸巾盒近在咫尺两人不由得松一口气。一起用绳索爬上床头柜,青峰不放心地看一眼床上的人,确认他还睡着。

他撑着塑料盒爬上去,站在上面,手揪住纸巾一角,桃井则站在花瓶后,揪住另一角。

一,二,三——

他们在心里默念,一起把纸巾向上拉。

一,二,三——

今天的借物进行地很顺利,青峰笑着抬起头。


一双金色的眼睛闯入他的视野,上挑的眼角,与瞳孔的褐色对比更显灿烂的深金色。

青峰吓了一跳。那个人类,他醒着!还往我们这边看了!

他立刻蹲下来,纸巾遮住他的身影,只留下模糊的轮廓。

“五月,要逃了!”他压低声音对不知所措的女孩道,“那个人类,他醒着!”

桃井吓得差点从纸巾盒上摔下去,“那我们,快走啊!”


在他还没发现我们之前,三十六计,走为上策!

青峰立刻带着桃井找到老爸事先告诉他的快速通道,头也不回地钻了进去。


青峰脚步快速的踏着楼梯,脑袋里一片混乱:他在想该怎么解释没有带纸巾回来,他在想怎么安抚五月的情绪,他在想有没有被那个人类看见,他在想那个人类怎么长得那么好看,他在想那个人类的眼睛明亮得像太阳,他在想……

那个人类的样子一直在脑海里挥之不去,就仿佛直视强烈的阳光在眼底留下的残影。

直到达到出口五月满脸担心地望着他,他才反应过来。

喔,到家了。


tbc.

评论(4)
热度(7)

© 西落辰起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