哇!!!哇!!!这个出来了!!!!收到这么棒的生日礼物真是热泪盈眶;;我好幸福啊;;


——“那么大的日本,那么大的东京,一亿多的人,会碰见同学,也仅此而已。”
好喜欢这句话哦。
黄濑若是在人潮涌动的下班高峰期也能注意到青峰吧。

这篇青黄都把对方放在一种特殊的位置上,但他们不知道这种特殊是什么。一再否决这不是感情的两人说真的……超可爱。
心心念念,脑海里最先浮现的都是对方的名字,一个回忆一个场景都要来回轮放好几遍。
快点,快点开窍啊你们!


写完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东西(。
谢谢双生!我好喜欢这篇的!期待后续哦!

西玥安朽_:

国庆期间赶紧发文,再次写下一篇并不畅快的文字。
没有《街角》的小清新,也没有《七月初,八月末》浓厚的不言而喻。
在新的文字里,我将沿着原著向,挑战塑造三角度的文。也是第一次尝试恢复原著向,不足的地方请大家多指出咯?十分感谢:)

*原著向 桐皇青峰x海常黄濑
*按照惯例的HE
*短篇
*连载

最重要的一点是,送给我双生的生日礼物,预祝我的双生 盒子/西辰 @杂物盒 生日快乐:D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正文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

……

“呐呐,我最近在思考一个问题。”一个女声传来。

“诶?你又在想哪个帅哥了?”另一个女生吐槽了一句。

“哎呀不是。你觉得,初恋到底是什么?”

女生愣了一下,“?”

“就是你怎么理解初恋的?”

“这个啊,我觉得初恋就是第一次两情相悦吧?”

“是么?感觉有好多种定义啊?我一直不知道到底是第一次喜欢的那个人这就叫初恋,还两情相悦并且在一起了才叫初恋。”

“……我说你探究得那么具体干什么。”女生一脸无奈。

“就,不自觉地纠结了一下嘛。而且不管怎么说,初恋都好神奇的,一旦初恋来了,那么就相当于打开了恋爱史,不管和初恋的对象怎样,都会再去接受下一场恋爱的样子?就像成了瘾一样。”女生自顾自地说。

“瘾?好像是啊。”她们突然对视一笑,“彼此彼此吧。”

 

青峰靠在课桌座椅上闭目养神,快要上课的时候听见后排的女生小声讨论着什么,不自觉地就被听到了,睁开惺忪的双眼,看着刺眼的窗户外,结果又不适应地紧闭起来。

初恋啊……都是些什么?说起来我还没有谈过恋爱,小麻衣算不算?肯定不算吧。整个中学也是陪篮球度过的,那我的初恋就是篮球了?不对,篮球,还有一起打篮球的他们。

还有,黄濑。

嗯?为什么我要单独想到他。

 

“对了对了!黄濑君又要出新写真了你知道吗!”后排的女生突然亢奋起来。

“知道啊!好帅的,好想跟黄濑君做朋友,做朋友就行了!不对,看着他冲自己笑一下也好满足!”

 

……什么鬼,刚一想到黄濑就被人点到。青峰皱了皱眉,身体向前手肘抵在课桌上撑起头侧。

头顶上的风扇叶不停地转动着,黑板上有残留的粉笔印,周围笼罩着同学的吵闹。

这些通通都不会引起青峰的注意,只是一切都是新的,新的学校,新的校服,还有,新的篮球。

还以为黄濑会留在东京,结果去了神奈川。青峰突然嗤笑了一下,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笑,然后被自己刚才的动作愣了一下。

 

初中毕业后,青峰在桐皇,黄濑在海常。

 

 

【渗透】

十字路口走走停停,不习惯看路标,不习惯揣测红绿灯,不习惯去回想,只是思考着下一步篮球该怎么走。还能怎么走,就是打篮球。

无聊。

嘈杂声烦。

唧唧歪歪好啰嗦。就是那些啰嗦的女人。

乐趣呢。

我这是要干嘛,那么烦。

“……青峰,小青峰……小……”

猛地一转身,谁?再环视四周,除了感觉灰蒙蒙走不停的人群,什么都没有。

所以说,从什么时候开始的。

路旁的商店里散发出朦胧的光线,只是在用余光看着事物,路灯啪地打开,由星点慢慢扩散至明亮。

就像毒从腹中慢慢扩散。

 

突然回想起什么,黄濑穿着白色的帝光校服,跑到我身边来指手画脚,吵吵这个嚷嚷那个,一副嘻嘻哈哈的表情很欠揍的,但不得不说他的确笑得很好看。

然后他说。

“小青峰,你准备去桐皇是吧。”“我要去神奈川。”

哦。

“以后再一起1on1,一定。”

嗯,好啊。

“下次跟你一对一就会赢你的。”

哈怎么可能嘛。

“才不要被你这么说!”

是是是。

“我会在你背后慢慢追逐你的啊。”

追逐?

“因为啊——”

嗯?

“因为我最憧憬小青峰了。”

……

哦。

然后是黄濑无法遮掩的笑容。

我却无法形容那个时候,其实我心里因为那个笑容有着各种杂乱的心情,因此我皱眉。

是无言,是心酸,是开心?通通不清楚。

 

各奔东西之后,没有了联系,我也并没有思考下一次和黄濑1on1是什么时候,也没有想过现在,为什么我突然想到他会变得那么无法控制情绪。

烦。

三个多月没见到他了好像,我也拒绝去商店,除了径直走到麻衣专柜,然后什么都不看,以至于就在这些时候,我会失去见他的机会。单方面见他的机会。

我对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情,除了一起打球的畅快,除了因为篮球一起度过的中学,除了那些为篮球而生的日子。我觉得,我没有对他过于怎样的心情。

轻轻挑眉,我为什么要在“感情”上强调两遍,哈哈。

是的,我会时常因为篮球而想到他,但也不止是他,还有阿哲,赤司,绿间,紫原。

最憧憬?我第一次听到他说憧憬这个词就是在那个时候,但我并不明白这个词究竟代表着他怎样的意义。他那样的笑容我是第一次看到,眉毛不是自然弯曲的,以至于我到现在都还记忆犹新。也因此,在因为篮球而想到他的时候,会停留片刻。

究竟是怎样的心理?让我会去思考这些问题。把思绪留在他身上那么久,深度不比篮球差。

不过的确,在帝光里的那些日子,只要有篮球在,他就会在,他就像篮球那样,成为中学时我生活的必需品。

这么说并不夸张,但也因为像必需品那样需要着,在毕业后总会觉得空落落的。我对篮球的热情并没有多大的变化,有时候仍会觉得无聊,不像以前那样。

想到这里我突然发现,更重要的是,没有了黄濑。

哈哈原来是这样。所以我才会那么烦,因为该有的没在这里。

毕业后的暑假黄濑去了国外,并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去的什么时候回来,所以一直没任何联系。

以至于现在手机的短讯里,时间定格在了三个多月前。

 

——小青峰我到了哦。

——嗯,我马上。

 

好像是最后一次一对一发的。

628?过了好久了。

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滑动,在他的联系人名片上徘徊了一下,最终还是用拇指摁下了home键。

路灯的光线划破道道黑幕,无人是街巷时而有车辆通行。会听见猫的叫声,狗的吠叫,没了知了和蝈蝈,更显静悄悄。青峰的脚步摩擦着粗糙的地面,抬头看了被乌云蒙蔽的而空,反射着城市的光影,如同以往的日日夜夜,在不知不觉间缺少了不为人知的东西。

今年的桂花挺香的。

 

 

【此时彼时,雨中桂】

“黄濑,今天训练取消了,明天假期好好休息。”

“真的吗?前辈怎么突然那么大度。”

“什么叫突然,我一直都大度好吗。别啰嗦了,赶快收拾东西回家,而且你要回东京是吧,那就搞快点。”

“好的前辈!你先走吧不用等我了。”

“那我走了啊,下周见。”

“下周见哦。”

 

看着前辈走远,我摸着鼻梁轻轻呼口气,望向窗外呈淡黄色的天空,今年的秋天似乎来得并不凶猛。好像从加拿大回来就直接到了神奈川,就算回过东京,也没有多做停留,害得我连小黑子他们都没见到面。不过还好能够回来上学,不被留在国外,以后也仍然会通过篮球而见面的,比如明年夏天的Inter High,一开始心里挺激动,经常抱怨时间怎么过得那么慢,结果在时间的冲刷中,消了激情,散了期待。

轨道站的人流特别多,所以很不幸运今天也特别拥挤,带上鸭嘴帽撇了一下嘴,心里不禁有些抱怨,就算到了东京也七八点了吧。广播上传来温柔的女声,突然想起来当时去加拿大的时候,只有小黑子在我走之前来到我家,他说,“他们不能来了,所以我替他们给黄濑君送行。”

我知道,不能来都是假的,因为知道我去加拿大的只有小黑子,还有他。但他没有来。小黑子来送行也是在我意料之外,所以说他不会来也是没有在我意料之中的,并不觉得稀奇。

但看到小黑子向我挥手时,有一瞬间,在夏日充满空调气息的机场里,我觉得心灰意冷。这是我不应该有的情绪。

我还记得当初离别时,我跟他算是已经坦白,我并不知道他是否能够明白。

坦白?也不算是,他知道我一直跟在他身后紧跟着他,追逐着他,憧憬着他,在我的生活中,有篮球在的地方,他就会在,已经成了一种自然规律。也仅此而已,并没对他有浓厚的感情,只是觉得,和篮球过日子的时候,会因为没有他而少了滋味,也会因为没有他而更加加快脚步。

那时候桂花在日本开得还不算太多,但淡淡的香味已经弥漫了整个夏季,会很冷,却找不到原因。他跟我说下一场他要打到底,因为小黑子似乎给予了他非凡的鼓励,我很欣慰。但在最后,我看到的却是他对篮球渐渐衰弱的热情。直到小黑子退部,我似乎一直都说不出任何话来。

 

来1on1吗小青峰?

“不了,今晚早点回去。”

……别啊,为什么要那么早就回去啊。

“不想留在学校里而已。”

那部活呢?

“不去了。”

为什么啊……

“你很啰嗦。”

……

哦。

 

这只是暂时的,我当时是那么想的,结果却一直持续到毕业。每次都是我扭捏着好几次请求他才会答应,但很欣慰的事,每次都笑着分别,或者他送我回家,一直聊到天黑,我进屋说了再见。他挥手道别,有时候还会微笑。

他说,桐皇的来访问他,之后决定去了桐皇。

我曾经犹豫要不要也去桐皇。

在一个学校就不能对抗了不是吗,于是我放弃了。他也没说什么。

也就是因为这样,我们已经三个多月未曾联系。说不在意他是假的,但也单单只是为了篮球,想和他在一对一一次,总会觉得现在的自己能超越他了。除了这个原因我没有多余地想过他,我们之间一直都有一种说不清的关系,只是关系,不是感情。

我也一直未曾明白过。

 

抵达东京后,空气透着凉意,轨道站外守候的两棵桂花树撒了一地的细小黄色花朵,在薄而轻的细雨中,将我胸腔里的所有气体过滤了一遍,带着一些湿润,然后走出车站口。

桂花就像樱花那样,在我记忆中有着特殊的位置,不知不觉的special,只是静静的装在心里,并不知道其原因。以前会想在什么地方偶遇什么人,但几率也是很少的。那么大的日本,那么大的东京,一亿多的人,会碰见同学,也仅此而已。

桂花玉露,蒙在黄濑未脱下的制服上,一层层,一遍遍,不停回味。

评论(2)
热度(23)
  1. 西落辰起GreenOnFire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哇!!!哇!!!这个出来了!!!!收到这么棒的生日礼物真是热泪盈眶;;我好幸福啊;; ——“那

© 西落辰起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