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清晰地记得那是一个雪夜,圣诞节过后的第一个夜晚。
雪下得很大,像一层厚厚的羽绒,淹没了这座偏远的小城镇。我刚关了面包店的门,没有带伞。在我奔跑的过程中,肩膀上落了厚重的雪。我钻进了街边的教堂,站在蜡烛边搓手呼气。
等手暖了些,我才有余裕看看这里。我身旁就是一扇窗户,庭院里种着棵和教堂顶一般高的圣诞树,上面挂着零星的彩灯,在飞雪中时隐时现。
树底下似乎站着两个人,我走近窗户,好在窗户离那儿不远,我足以看清。那是两个孩子,一个穿着盔甲,另一个戴着巨大的兜帽,不像是本地人。但他们手拉着手,抬头仰望圣诞树的样子与普通的孩子同出一辙。我想去给他们找能够保暖的衣物,但不可思议地是,我无法移开视线。
那个穿盔甲的男孩似乎兴奋地对另一个孩子说话,手脚并用的样子很是可爱。可雪实在太大了,隐去了各种声音,我什么也听不见。
接着男孩蹲了下来,拾起一把短剑插进了积雪里,挖了几下,从土里拿出一颗发着蓝光的石头,他把它递给了另一个孩子。
他把兜帽摘了下来,露出了额头上同样发着光的印记,和与雪同色的头发。他们握着石头说了几句,便把它收了起来。男孩握着短剑,拉起了另一个男孩的兜帽,往教堂门走。
直到这时我才发觉:
他们身上没有积雪。

我立刻跑向门口,可那里已经空无一人。

评论
热度(10)

© 西落辰起 / Powered by LOFTER